22省份扶贫考核引入第三方评估,百姓说了算

2019-10-16 08:31 来源:未知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省级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考核办法》,要求各地认真执行。这事儿好啊,最大亮点是引入“第三方评估给出的百姓满意度”和“约谈省委省政府一把手”。 ▲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在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看望村民,并就老区脱贫致富进行实地调研。 还记得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两个多月后,又印发了这份《考核办法》,显然“军令状”立了就是要玩真的。 先立“军令状”彰显脱贫决心,再辅以考核“指挥棒”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全力扶贫——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布局日益清晰。 《考核办法》四大看点 扶贫考核对象减至22省份 此次出台的《办法》中,扶贫工作的考核对象由之前的28个有扶贫开发工作任务的省份变为中西部22个省份。同时,还去掉了有扶贫开发工作任务的市、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和享受重点县待遇的县。 这意味着,扶贫攻坚的目标更加集中,任务更加明确,要啃就啃硬骨头。 群众满意度和第三方评估列入考核 与四年前的试行办法相比,此次《办法》考核的内容增加了精准识别和精准帮扶两项内容。 扶贫成效考核除了贫困人口数量、贫困群众收入等脱贫“硬指标”外,也包括一些群众认不认可、满不满意的“软指标”。在精准帮扶考核内容中,考核指标为第三方评估产生的“群众满意度”,这意味着贫困群众在脱贫成效考核中也将拥有“发言权”,有效避免“数字脱贫”“被脱贫”现象。 考核指标的数据来源除了扶贫开发信息系统、全国农村贫困监测等“官方”数据外,还将适当引入第三方评估。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委托有关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采取专项调查、抽样调查和实地核查等方式,对相关考核指标进行评估,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使各项脱贫数据更加可靠、更加公正。 这样做的意义在于:一是考核精准帮贫工作是否有效,二是让帮扶对象对帮扶工作进行评价,避免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的弊端。 剑指“假扶贫” 奖励“真扶贫” 《考核办法》第七条说的很明确,考核中发现六大问题都要处理: 违反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规定的; 违反贫困县约束规定,发生禁止作为事项的; 违反贫困退出规定,弄虚作假、搞“数字脱贫”的; 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帮扶工作群众满意度较低的; 纪检、监察、审计和社会监督发现违纪违规问题的。 《考核办法》规定,考核结果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予以通报。对完成年度计划减贫成效显着的省份,给予一定奖励。对于出现以上六大问题的,就要追究责任了。如果被领导小组发现有弄虚作假现象,对不负责任、造成考核结果失真失实的,应当追究责任。 扶贫成绩不合格 中央约谈一把手 以前地方上政绩考核多以GDP论英雄,扶贫工作干得好没奖励,干得不好也没有处罚。现在,不这样考核干部了。扶贫工作干不好,省委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就要小心头上的“官帽”了。 《考核办法》第八条规定,对出现本办法第七条所列问题的,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提出限期整改要求;情节严重、造成不良影响的,实行责任追究。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 评论:扶贫成与败,关键听“民声” 当前,许多贫困地区所拥有的优先权往往比其他地区多,但相应的发展却比别人慢。要解决这样的现象需要的不仅仅是政府一再的支持,而是当地生产、生活、教育和发展模式的改变,是党员干部能够真正倾听民声、了解民意。我们国家现有的建档立卡等等的帮扶制度,仅仅能够从政府角度去关注他们,而要真正地让贫困地区脱贫,就必须让贫困地区在收集群众切实需要的基础上更多地接收外来的先进思想,依靠更多方面的投资、学习,将贫困地区从教育到生产乃至发展等各个领域引领向现代化的方向,将贫困地区的帮扶从“大水漫灌”的方式上转到“特色滴灌”上来,而这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方式,需要从倾听民意、了解民声开始。 如今,党和政府制定了扶贫考核办法,一方面是为了切实有效地对党员干部的扶贫考核有更全面的认知,但更重要的,是要以此督促党员干部将扶贫落到实处,真正将贫困地区的群众从贫困中解脱出来。而这种第三方考核,之所以要将关键点放在“民声”上,是为了更好地让党员干部做到扶贫思路“从群众中来”,扶贫成果“到群众中去”。只有在这样的循环中,才能让党员干部积极深入群众中去,了解群众,从而得到良好的扶贫成果和真实有效的群众满意。

值得指出的是,考核指标的数据来源除了扶贫开发信息系统、全国农村贫困监测等“官方”数据外,还将适当引入第三方评估。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委托有关科研机构和社会组织,采取专项调查、抽样调查和实地核查等方式,对相关考核指标进行评估,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使各项脱贫数据更加可靠、更加公正。

看点一:22省份考核扶贫成效

看点四:考核或与“官帽”挂钩

5、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帮扶工作群众满意度较低的

6、纪检、监察、审计和社会监督发现违纪违规问题的

扶贫6大问题要追责

其中,有的指标还进行更精细的划分,如减贫成效指标包括三个方面: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数量减少、贫困县退出、贫困地区农村居民收入增长情况;精准识别指标包括贫困人口识别和贫困人口退出两项。

考核办法指出,本办法适用于中西部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政府扶贫开发工作成效的考核。

一些地区为了按时完成脱贫任务,在数据注水上大费心机,擅改脱贫人口数量、篡改衡量贫困的指标,看似只是弄虚作假的“数字脱贫”,实为不顾百姓生活、谋求一己“虚功”的“假作为”。

2、违反扶贫资金管理使用规定的

考核中发现下列问题的,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提出处理意见:

“严惩‘数字脱贫’问题是保障脱贫成效落在实处的关键。”王忠武说,考核办法明确点出可能出现的弄虚作假、“数字脱贫”等问题,彰显了中央打击弄虚作假行为、重视脱贫质量的决心和意志。

实际上,目前不少东部省份已经对扶贫开发实行“自我加压”,其脱贫标准甚至高于国家标准。

翻开我国贫困地图,当前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12.8万个贫困村全部集中在中西部地区,贫困人口超过500万的省份如贵州、云南、河南、广西、湖南、四川等,也无一例外属于中西部地区。考核办法“定向瞄准”22个中西部省、自治区、直辖市,无疑瞄准了脱贫攻坚主战场。

考核办法主要针对中西部地区,是否意味着东部地区就没有扶贫开发任务了?对此,国务院扶贫办一位参与考核办法起草的权威人士表示,与贫困人口数量最多、任务最重的中西部地区相比,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目前贫困线下的困难群众数量不算很大,在2020年前实现农村贫困人口脱贫具有较好的条件。

长期以来,由于“贫困县”的帽子可以带来政策上的诸多“好处”,导致很多贫困县不愿“摘帽”,甚至存在“戴帽炫富”“争戴贫困帽”现象,不仅严重影响扶贫开发工作的正常进行,也使得大量扶贫资金难以有的放矢。

4、违反贫困退出规定,弄虚作假、搞“数字脱贫”的

看点三:剑指“数字脱贫”问题

脱贫任务完成好的有奖励,出问题的则要追究责任。考核办法强调,如果出现办法中所列6大问题,将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提出限期整改要求;情节严重、造成不良影响的,实行责任追究。

动真格就不能怕问题。此次印发的考核办法明确列出考核中可能发现的6个问题,直指扶贫开发工作中的“不作为、乱作为、假作为”。

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强调,要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多个省份的党政领导当时就在会上与中央签下了脱贫攻坚责任书。

“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看似是利益之争,实则是地方政府的不作为,等、靠、要思想严重。”山东大学社会学教授王忠武说,此次将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贫困人口识别和退出准确率低等列入考核问题,就是对地方政府不作为的警醒。

考核办法明确公布了扶贫开发工作成效四大考核内容,包括减贫成效、精准识别、精准帮扶和扶贫资金。

考核办法明确指出,考核结果作为对省级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和领导班子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依据。22省份的脱贫考核结果由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予以通报。对完成年度计划减贫成效显着的省份,给予一定奖励。

看点二:考核引入第三方评估

1、未完成年度减贫计划任务的

另一方面,扶贫成效考核除了贫困人口数量、贫困群众收入等脱贫“硬指标”外,也包括一些群众认不认可、满不满意的“软指标”。在精准帮扶考核内容中,考核指标为第三方评估产生的“群众满意度”,这意味着贫困群众在脱贫成效考核中也将拥有“发言权”,有效避免“数字脱贫”“被脱贫”现象。

随着考核办法的出台,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官帽”戴得稳不稳,或许将与脱贫成效息息相关。

先立“军令状”彰显脱贫决心,再辅以考核“指挥棒”引导各级领导干部全力扶贫——我国“十三五”脱贫攻坚布局日益清晰。

“以前地方上政绩考核多以GDP论英雄,扶贫工作干得好没奖励,干得不好也没有处罚。”中国人民大学反贫困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汪三贵说,随着考核办法的出台,各地扶贫开发工作必将“上紧发条”,呈现全新局面。

3、违反贫困县约束规定,发生禁止作为事项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农业节目,转载请注明出处:22省份扶贫考核引入第三方评估,百姓说了算